快手超越我们这个时代有多远?

  这篇文章主要总结了我对快手的一些思考,以及我最近在读的一本书,麦克卢汉的《理解媒介》里的一些有趣的观点

  关于快手,我曾反复表达过一个观点:快手的本质是前现代+后现代,而抖音的本质是现代。

  北快手、南抖音的格局,背后是中国南北方的差异,京派文化是典型的前现代+后现代文化(想一下农业重金属这个词),海派文化是典型的现代文化。我之前在《特斯拉为什么选择快手》里面曾经总结过,快手的典型用户是北京的互联网从业者、知识精英和东北的小镇青年,抖音的典型用户是上海的小白领和蓝领青年。

  快手似乎有一种对主流文化的绝大影响力,且不说周杰伦、郑爽等主流明星,最近两年崛起的,可能在文学史上留名的真正严肃艺术家,比如冬泳怪鸽、郭老师,都是快手出来的;而抖音除了留下一些神曲,没有对我们的严肃文学有任何实质影响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快手有点像左联和东北作家群,有经典传世;而抖音似乎更像鸳鸯蝴蝶派,有流派,但无大师。

快手运营

  其实市面上一直对快手和抖音有一个误区,就是快手弱运营,抖音强运营,这是完全错误的。快手非常重垂类运营,反倒是抖音,更重产品和算法,弱运营。无论是一开始的对口型,还是后来的不断更新的产品特效,本质是产品的new feature,而非运营。

  这一点回到开头说的文化的性质上。前现代和后现代的人类都是部落化的,前现代的人们以宗族决定自己所属的部落,后现代的人类则以兴趣爱好在网络上重新形成部落;而现代的人类是非部落化的,现代人类靠机制解决合作问题。团结一个部落靠的是文化,部落是重运营的,而非部落的结构靠机制,无论是市场机制、还是组织机制,非部落是弱运营的。

  ”部落-非部落-重新部落化”的演变是麦克卢汉在《理解媒介》中提出的经典公式。作者认为:在部落时代,媒介是口头,重听觉,是即兴创作,也是即时反馈的;而在非部落时代,媒介是印刷品,重视觉,是精心创作,但没有即时反馈;而到了重新部落化的电子时代,由于电话等媒介的发展,媒介重新变为口头,我们重新获得了游牧民族和无文字民族的敏锐性。

  如果从这个意义上看,快手和抖音是两种媒介:以直播为特色的快手重听觉,是即兴创作和即时反馈,因此是重新部落化时代的产物;而以高沉浸短视频为特色的抖音重视觉,是精心创作,因此是非部落化时代的产物。

  快手是传统部落把搬到了互联网上(所以快手有那么多家族),抖音其实就是当代的印刷术。而关于直播和信息流的差异,我在《直播的本质》中已经有过详细的论述。

  贯穿《理解媒介》这本书还有一组重要概念,冷媒介/热媒介,作者认为,冷媒介具有低清晰度,热媒介具有高清晰度。比如言语是一种低清晰度的冷媒介,因为它提供的信息少的可怜,大量的信息需要听话人自己去填补,而热媒介并不留下那么多空白让接受者去填补。所以特媒介要求的参与程度低,冷媒介要求的参与程度高。热媒介有排斥性,冷媒介有包容性。热媒介产生专门化和分割性,而冷媒介产生整体性。

  如果按照作者的定义,快手是典型的冷媒介,抖音是典型的热媒介。除了听觉(直播)相比视觉(短视频)具有的天然低清晰度之外,现在回想一下快手和抖音给人的印象,似乎快手就是低清晰度的、抖音就是高清晰度的(虽然两个APP支持的清晰度肯定是一样的)。

  作者还说,落后国家没有经历过发达国家机械的、专门化文化的渗透,因此他们正视和理解电磁技术的能力,远远超过发达国家。落后的非工业化国家在与电磁技术遭遇时,没有专门化的习惯需要克服,不仅如此,他们还保留了许多传统的口头文化,这种文化恰恰又具有新的电磁技术那种整体的、统一的”场”的性质。

  这段话其实非常具有前瞻性,对很多现象具有解释力。比如中国能够在互联网领域迅速后来居上,可能与中国的”落后”不无关系。而北京之所以在互联网领域碾压上海,似乎也与北京更”落后”有关(上海已经太精致,太专门化了,清晰度太高)。前现代似乎可以跨越现代化的阶段,一步进入后现代。

  但是,果真能够如此吗?

  如果从所谓的阶层划分分布上看,快手和拼多多是典型的倒U型结构,而抖音是典型的正态分布结构。快手和拼多多都是用我们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理念,却服务了最不”先进”的一群人。

  起码到目前为止,快手和拼多多的典型的人群仍是仍处于前现代的所谓下沉人群,再加头部非常小一部分的已经进入后现代的精英(可能不是收入上的精英,定义为文化精英比较合适)。而抖音却是用一种工业化的手段,典型人群是正态分布中间的普通人。

  所以我说,快手和抖音都很俗,但是快手的俗是”民俗”,而抖音的俗是”通俗”.快手是原生态文艺片,抖音是商业大片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抖音其实反而比快手更”下沉”,目标用户群体也更大。

  很明显,《红旗歌谣》这种书(郭沫若和周扬在1959年编的一本农民诗集),除了真正的文学爱好者,其他人大概率不会购买。而前面说的左联和东北作家群,作家在世的时候生活也很都很惨(看看萧红吧),核心读者群其实就是非常小的知识分子圈子,而反倒是鸳鸯蝴蝶派的张恨水,成为整个民国时期书最畅销的作家。

  其实,麦克卢汉的”部落-非部落-重新部落化”,只不过是对马克思主义”螺旋上升””否定之否定”的重新书写,作者在书中也多次引用马克思的论述。我当然坚信后现代一定会到来,来革命掉现代化的一切弊病。但是从马克思主义发展以来的近200年历史来看,新世界的来临似乎遥遥无期。中国的左派中,混有太多前现代的人。这种倒U型结构,虽然在一开始壮大了我们的队伍,但是最终也可能毁掉我们的事业。

  回到前面说的,快手其实重运营,抖音其实弱运营。通过特殊算法调节基尼系数来实现普惠,本身就是一件强运营的、后现代的宏观调控行为。抖音的算法其实反而是不干预,是现代的弱运营的市场经济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